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世嫁 > 第四百七十三章 大结局

第四百七十三章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笑容璀璨,像是夹了蜜汁一般,从心里甜到了脸上。
  
  高兴很明显,但是一众人都望着他。
  
  孩子是生了,有啼哭声为证,可哭声而已,他怎么就断定是女儿,她们知道他耳目聪明,可这也听的出来吗?
  
  门吱嘎一声被打开,稳婆笑面如花的出来了,一口一个恭喜,“恭喜郡王爷,郡王妃生了个小少爷!”
  
  逸郡王脸上的笑顿时僵硬,“是儿子?”
  
  他脸上的笑僵硬了,稳婆也笑不出来了,这是怎么回事,方才还那么高兴,怎么一听说是儿子,脸色就这样难看了,献王府子嗣单薄,应该最盼望生儿子才是啊,怎么逸郡王这脸色,像是不稀罕儿子似的?
  
  是了,逸郡王自己就纨绔惯了,没少叫献老王爷头疼,要是生个儿子随他,再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还真是不敢想象。
  
  稳婆帮人接生这么多年,但凡生了儿子的,给的红包都比生女儿的多,当然了,也不是没有例外的,前些日子,还帮人接生了个女儿,给的红包就比生的儿子多,可那一家特殊啊,那家夫人连生了三个儿子,还有两个庶子,就盼着生个女儿呢,得偿所愿,所以出手格外的大方。
  
  可逸郡王妃这是头一胎啊!
  
  稳婆心里苦,方才开门还喜滋滋的想,献王府身份尊贵,又得了嫡子,少说也有一百两的喜钱,结果
  
  那边,逸郡王眉头皱的没边了,“怎么会是个儿子呢,确定不是女儿?”
  
  稳婆嘴皮子动了动,要不是逸郡王身份尊贵,她真要骂了,她还没有眼瞎到男女都分不清的程度了!
  
  逸郡王有些失望,又接着问,“她肚子那么大,有没有可能是龙凤胎?”
  
  还是盼望着有个女儿。
  
  稳婆想哭了,没见过连儿子都没有,就这么盼女儿的,也不怕人多口杂,将来小世子长大了,传到他耳朵里,徒惹不痛快,她赶紧笑道,“郡王妃身子骨好,这一胎动了胎气都生的这么快,是个好生养的,休养个半年,就又能怀上了,下一胎保准是女儿。”
  
  她就想知道逸郡王为什么那么想生女儿!
  
  屋外的谈话声不苏棠儿躺在床上,身子疼的紧,可是她并没有受太多的罪,所以很清醒,听逸郡王的话,她就不争气的流眼泪了,他肯定是想那两个小妾给他生儿子!
  
  一旁伺候的丫鬟见了赶紧劝她别哭,会坏了眼睛的。
  
  丫鬟说的很大声,传到屋外头来。
  
  清韵听了就瞪逸郡王了,“刚生了孩子就哭,对眼睛的损害可不是一点两点,误会是你造成的,还不赶紧去解释清楚。”
  
  逸郡王嘴角抽搐不止,再见四下丫鬟婆子都看着他,带了指责,他仿佛看见了这些人凑到祖父跟前告他的状,祖父冲着他横眉怒目的样子。
  
  一个哆嗦起来,逸郡王拔腿就往屋子里走。
  
  孩子生了,他可以进产房了。
  
  屋子里,丫鬟已经将产房收拾的差不多了,就是被子没有换,丫鬟抱着被子站在那里,见逸郡王进来,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苏棠儿哭的伤心,她不是替自己伤心,是替刚生的儿子伤心,她以为生了儿子,他会很高兴,谁想到他根本就不希望她生的是儿子,他希望她女儿!
  
  刚出生就不被喜欢了,以后还不得被嫌弃死。
  
  苏棠儿是越想越伤心,眼泪就止不住了。
  
  逸郡王见了头大,这女人不是很坚强的吗,尤其是吃东西的时候,简直就是无坚不摧,难以撼动,现在居然哭的这么脆弱,一点都不像他认识的苏棠儿了,而且看着她哭,他居然特别心疼,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
  
  陌生的感觉,让他觉得无措,他道,“你别哭了。”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苏棠儿哭的更凶了。
  
  逸郡王脑袋涨疼,更无措了,他赶紧道,“之前,我是逗你玩的,在北晋,威远大将军确实送了两个小妾给我,但我可没有碰过她们!”
  
  苏棠儿哭的正伤心,一抽一泣,身子特别疼,就越发觉得委屈,乍一下听逸郡王说是逗她玩的,他根本就没有碰过那两个小妾,苏棠儿就怔住了,眼泪还挂在睫毛上,晶莹欲滴,分外惹人怜惜。
  
  苏棠儿不相信的问道,“你没有骗我?”
  
  逸郡王就道,“骗你我有好处吗?”
  
  苏棠儿嗓子一噎,特别的想咬死他,“没好处,那你之前还骗我!”
  
  火气很大,逸郡王有些无辜道,“你那么傻乎乎的,逗你有趣啊。”
  
  他逸郡王要身份有身份,要容貌有容貌,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会稀罕北晋威远大将军送给他的两个女人,还怀他的孩子,是谁都有资格怀的吗?
  
  苏棠儿觉得自己要被活活气死了,他这是劝她别哭吗,分明是想将她活活给气死,她是真傻,居然指望他嘴里能蹦出什么好话来!
  
  苏棠儿瞥过脸去,不想搭理逸郡王。
  
  逸郡王怕她还在哭,凑过去看她,认错道,“之前是我错了,你那么大的食量,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一屋子丫鬟婆子没差点憋出内伤来。
  
  吵架就好好吵架!
  
  连吵个架都这么的不正经,除了她们家郡王爷,也真是没谁了。
  
  苏棠儿气出内伤来,还无话可说,谁让她食量真的很大。
  
  苏棠儿扭了头,瞪大了眼睛看着逸郡王,“你为什么不喜欢儿子?!”
  
  逸郡王就道,“我没有不喜欢儿子,我只是更喜欢女儿而已。”
  
  “为什么?”苏棠儿不解。
  
  逸郡王就道,“女儿像你啊,能吃,力气大,多好。”
  
  苏棠儿的脸腾的一下红了,一半是气的,一半是羞的,能不要总是把她能吃挂在嘴边上吗?
  
  不过,逸郡王喜欢女儿是因为像她,心底又忍不住偷着乐,她道,“儿子也可以像我。”
  
  “别,儿子还是像我比较好,”逸郡王赶紧道。
  
  苏棠儿一脸狐疑的看着他,她爹就盼望着她几个哥哥随他,可偏偏她随了他,每次爹爹看她的眼神,都有些长吁短叹。
  
  苏棠儿哪里知道逸郡王在想什么,家里已经有了一个特能吃的了,再来一个特特能吃的,还有他的地位吗?
  
  他当初就不应该因为一时赢了得意忘形,现在悔之晚矣。
  
  丫鬟见屋子里气氛缓和了许多,抱着被子上前来,道,“郡王爷,奴婢们要帮郡王妃换床褥子。”
  
  逸郡王没说什么,长臂一伸,就把苏棠儿抱了起来。
  
  嗯,比离京之前沉了许多。
  
  等屋子收拾干净,清韵也进了屋,陪苏棠儿说了会儿话,看到她精神充沛,清韵是说不出的羡慕,她是知道有些人生孩子特别容易,但是她没有遇到过,没想到今儿有幸能瞧见。
  
  小坐了片刻,清韵就起身告辞了,虽然苏棠儿不怎么累,可到底受了一翻折腾,露了疲色,再加上,她心中记挂南儿,就回去了。
  
  等回到王府,清韵就庆幸她早回来了,南儿哭的正伤心呢,嗓子都有些沙哑了。
  
  她走之前,叮嘱奶娘给南儿喂奶,她只想到奶娘,却没考虑到南儿,不是谁喂他奶,他都吃,他宁肯饿着,也不吃奶娘的奶。
  
  喜鹊又不知道献王府的情况,要是情况紧急,又不能去找清韵回来。
  
  小少爷饿一顿,饿不坏,而且要是真饿狠了,估计就让奶娘喂了,去告诉清韵,她肯定会分心,到时候心底担忧,还回不来,是备受煎熬。
  
  见清韵回来了,喜鹊还有些诧异,“王妃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清韵没有说话,快步过去从奶娘怀里抱起南儿。
  
  原本哭的伤心的南儿,被她一抱,轻轻拍了两下,就不哭了,直往她怀里拱。
  
  奶娘连连惊叹,又大失所望。
  
  宸王将来必定是太子,未来的皇帝,南儿是嫡长子,必定继承储君之位,做他的奶娘,荣华富贵享受不尽,可偏偏宸王妃不知道怎么想的,一定要自己喂奶,她们几位请进府的奶娘,本来还暗暗较劲,想办法抓牢小少爷的胃,结果进府这么多天,连小少爷的面都没见过两回。
  
  清韵给孩子喂奶,青莺就把苏棠儿生了孩子的事告诉喜鹊几个知道,对于苏棠儿一用力就把孩子生下来的事,几个丫鬟是面面相觑。
  
  南儿哭了许久,哭累了,吃着奶就睡着了,叫清韵好一阵心疼。
  
  她把南儿放入摇篮里,轻轻的摇着。
  
  外面紫笺进来道,“王妃,端敏公主来了。”
  
  清韵听的一笑,她也猜到她今儿会来。
  
  端敏公主回京,和逸郡王还有二皇子一起进了宫,见了皇后之后,并没有住在宫里,而是回了镇南侯府。
  
  大皇子和镇南侯府大少爷是双生子的事,已经昭告天下,大家都知道端敏公主是楚大太太的女儿,母女分离十几年,是该让她们团圆了。
  
  况且,二皇子钟情于端敏公主,如果端敏公主不恢复身份,那他们就还是兄妹,如何结亲?
  
  对于这个从小被抱进宫,为了朝廷安危,和亲北晋,受了不少苦的公主,清韵是怜惜的。
  
  等她见到端敏公主,又被她的容貌惊艳了。
  
  端敏公主来宸王府,倒不是找清韵有什么事,只是一路上,听逸郡王还有二皇子说了不少清韵的事,神交已久,要不是下了三天的雨,不便出门,她早来了。
  
  两人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却像是认识许久一般,相谈甚欢。
  
  对清韵,端敏公主打心眼里感激,如果不是她医治好了楚北,二皇子为了大局,这辈子都不会动出京寻她的念头,若不是她和楚北查出了三十多年前的事,皇上不会御驾亲征,她也不会有回京的这一天。
  
  从踏出大锦,迈入北晋,她就做好了客死他乡的准备,如今能再回来,恍如做了一场梦一般。
  
  清韵笑道,“就当是一场噩梦吧,醒来就好了,二皇子对你情深义重,定然不会辜负你的。”
  
  端敏公主脸红着,低了声音道,“他值得更好的,我不配。”
  
  清韵看着她,勾了唇角,笑道,“为了你,二皇子不要江山,也能放弃性命,要是叫他听到这话,该伤心了,他能为你放弃这么多,在他心底,肯定没有比你更好的了。”
  
  虽然你们是表兄妹,并不合适成亲,可谁让这里是古代呢,表哥表妹什么的,知根知底是良配。
  
  清韵这么说,端敏公主也不知道怎么接话了,脸红着,头低着。
  
  两人聊了好一会儿,等南儿醒过来,端敏公主又抱着他逗了回来。
  
  她给南儿带了不少的小玩意来。
  
  两人在王府里闲聊,皇宫里,皇后在训斥二皇子呢,儿子安然无恙的回来了,皇后高兴。
  
  可高兴之余,他贸然离京,差点送了性命的事,皇后也不会忘记,不好好的数落一顿,难保还会有下一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