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寒门贵妻:霸宠农家女 > 第二百一十章 惩治恶奴 下

第二百一十章 惩治恶奴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沐雪将府里所有的大管事娘子全部叫了过去,消息不过一息,府里各房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不仅各房的太太们知道了,如今丁忧在家的各位老爷也具晓得了。穆非钰、穆非尘几个因为还在守孝,不敢出去逗猫惹草,胡作非为,每日凑在一起在府里寻乐子解闷,骤然听了这消息,倒是眼睛一亮。
  
  最小的穆非泷拍手一笑:“我就说小婶婶不是个受气包,你们偏不信,走,咱去瞧瞧热闹去。”
  
  穆非钰拉住咋咋呼呼的穆非泷:
  
  “你给我安生点儿,小心九叔回来抽了你筋。”
  
  穆非钰撇撇嘴,冲穆非尘和穆非珉问:
  
  “四哥,六哥,你们去吗?”
  
  穆非尘和穆非珉犹豫了,穆非泷一颗想看热闹的心躁动不安,引诱道:“我可打听了,今儿九叔并没在府呢!”
  
  穆非珉眼睛一亮,站起来,对穆非钰说:
  
  “二哥,九叔没在府,咱可得去给小婶婶撑腰啊,别让那起子不开眼的刁奴欺负了小婶婶去。”
  
  瞧瞧穆非珉这话说的多好听,穆非尘也站了起来:
  
  “是呀,九叔不在,咱不护着点小婶婶,谁护啊?”
  
  穆非钰最大,也是唯一一个得知穆楚寒秘密的人,如今穆楚寒被立为世子,他们大房的处境倒是尴尬起来,虽然他爹一向不管他,但大太太却没少在他面前念叨。
  
  别看穆非钰平日吊儿郎当的,对府里的事儿还是算得清楚。
  
  他娘,长房嫡出长媳,众人眼中下一任穆家主母最好的人选,管了十来年的家,府里各处关键怎么没她安插的人手。
  
  这七八个大管事娘子说不定都是他娘的人呢,如今小婶婶要拿她们开刀,可不是与他们大房站到对立面去了。
  
  穆非钰作为府里得宠的公子哥儿,下人们不敢怠慢,也不敢作到他头上来,可自小婶婶管家一来,近两个月他也听到了一些风声,各房抱怨的声音越来越多,那些偷奸耍滑、捧高踩低的狗奴才,没了人管,真是越来越猖狂。
  
  明眼人心下一计较便知,这里面少不得了他娘,穆大太太的手笔,为的就是给新管家,什么都不懂的小婶婶一个下马威。
  
  如今,小婶婶忍无可忍,终于亮出爪子来,他这个长房嫡子跑去看热闹,像怎么回事啊?
  
  这般计较着,穆非钰便沉了脸,拦着几个兄弟不让去:
  
  “你们还要点脸不?即便九叔不在,也轮不到你们去护着小婶婶,祖母自会护着她。”
  
  穆非珉和穆非尘闭了嘴,穆非泷却不愿意错过这看热闹的机会:
  
  “祖母是祖母,咱作为小婶婶的亲侄儿,怎么也该给她尽点子孝心吧?”
  
  穆非泷这不要脸的话说出来,穆非珉和穆非尘都有些恶寒得看他一眼,九叔娶的这位小九婶可跟他们年纪差不多,更是比二哥穆非钰还要小上几个月呢,便是最小的穆非泷也只比她小一岁。
  
  虽她辈分比他们几个都高了一截,如今又是世子妃,可要说对她尽孝心,还真的,让人觉得心里别扭的很。
  
  穆非泷闹着要去沐雪院子里瞧热闹,这边大房穆大太太早得了信儿,府里几个管事大娘都是她的人,听说沐雪将她们全喊了过去,也不过冷笑一声,坐着不动,一点儿没有着急的样子。
  
  穆大太太身边的大丫鬟也是各干各的,便是莫大娘的女儿,如今在穆大太太身边贴身伺候着,也没为她老娘担心一丢丢。
  
  谁也没将看起来软绵的世子妃放在眼里呢!
  
  须臾,听人来报,说是管着府里器皿的张婆子给世子妃绑了在院子里打板子。
  
  穆大太太惊讶,站了起来,还没来得问上一句,又有丫鬟进来对她说,世子妃派了个牙尖嘴利的小丫鬟来找大爷,把世子妃的话给大爷学了一遍,意思是看大爷还用不用张婆子的男人。
  
  “大爷如何说?”穆老太太觉得自己有些发懵,哪儿有这般处理下人的,抓住了一个人的错,还要将一家子全部赶尽杀绝。
  
  来报信的丫鬟颤着声儿说:
  
  “大老爷已经派人将张婆子那男人送到世子妃院子里去了。”
  
  却说大老爷正在书房和五老爷下棋,听了小丫鬟来学话,沉默了一息,便直接把人交了出去。
  
  其他各方见大老爷都依了世子妃,给足了世子妃面子,毫不犹豫的,也将院子里当差的张婆子的家人全部给送了过去。
  
  “大太太,世子妃这是有高人在背后指点?”丫鬟不信一向软绵的沐雪能出手这么狠,问脸色不快的穆大太太。
  
  穆大太太心里也一时拿不定主意,便是她,也是不敢这样做的,才刚开始管家的时候,她可没少被这群奴才们给刁难,便是怒的狠了,也不过是想法子正正当当,按着规矩给整治一番,如今世子妃这一手,别说规矩,却还是半点脸面都不顾。
  
  丫鬟见大太太没说话,心里有些着急,她便是莫大娘的亲生女儿,莫春儿,如今大太太的贴身大丫鬟,她娘可与张家婆子走的近得很,前日张家婆子的小孙孙满百日,她和她娘还去贺了礼呢!
  
  “大太太,咱们要不要去瞧瞧?”
  
  “不用慌,先等等,让人去盯着,看看这世子妃接下来会做什么。”穆大太太道。
  
  穆大太太在屋里等了一盏茶的功夫,就听人来回话,说世子妃正在清查厨房这两个月的采买用度开销。
  
  穆大太太和莫春儿两人同时心里打了个咕咚,莫春儿一脸惊慌看向穆大太太,焦急的喊了声:
  
  “太太。”
  
  穆大太太深吸一口气,狠狠瞪了她一眼:“鬼叫什么?”
  
  几个管事娘子里面,管着厨房和采买的莫大娘是穆大太太的心腹,当年穆大太太选中莫大娘来当这个府里的厨房管事,便是看中莫大娘的男人得侯爷信任,在侯爷院子里当着外管事,想着即便她伸手从厨房和采买中捞银子,出了事儿,侯爷看在莫管事的面子上,也不过是呵斥一顿,不会真计较。
  
  如今,不想世子妃竟如此不知轻重,要对莫大娘下手。
  
  一开始听了这话,穆大太太心里是有些发慌,但想到一来莫大娘本来就是个难缠的角色,二来莫管事得侯爷看重,三来这厨房和采买的账,她是千交代万交代让莫大娘做平了的。
  
  想来,这面团儿似的世子妃,即便背后有高人指点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退一万步说,即便给她查不出了,难不成她还能不顾着侯爷的脸面吗?
  
  这般想着,穆大太太又送了一口气。
  
  这边,沐雪让莫大娘拿了两个月来大厨房和采买的账簿来看,莫大娘如今已经看清形势,知道这个不管事的世子妃准备收拾她们了。
  
  她麻溜儿的就把账簿拿了来,心里有些发慌,却并不惧怕,她可没有张婆子那么愚蠢,大赤赤的就将主家的珍宝摆了出来,厨房和采买的账她可是依着大太太的吩咐,做的漂漂亮亮的。
  
  莫大娘心里计较清楚了,若是世子妃真要挑毛病,也不过是逮着厨房的婆子们偷嘴的错儿罢了。
  
  若世子妃怪罪下来,她直接认了便是,最多不过是得顿呵斥。
  
  莫娘子这般心里想的美美的,脸上的慌乱也没了,瞧着坐在贵妃椅上的世子妃拿了她的账簿随意的翻了翻便丢了手,心里颇为看不起的讥讽:
  
  “不过是乡野来,即便飞上枝头变成凤凰,也不过是穿着彩衣的山雀儿罢了,想来她是看不懂账簿的。听说大太太和她交接的时候,她连账簿都没碰一下。”
  
  沐雪翻了番手中的账簿,从右往左,从上往下,密密麻麻,看起来很不习惯,再认真瞧瞧,账面儿倒是做的漂亮。
  
  其实她也没指望自己能从这账簿上查出什么来,只看那莫大娘爽快拿账簿的样子,她就知道,这账簿早就做平了。
  
  但既然开了弓,就没有回头箭,今儿她不好好将府里这些人下狠手收拾一番,她这个世子妃也趁早别做了,往后怕是谁都敢在她头上踩上一脚。
  
  重要的是,祖母的死若是没有内鬼,歹人如何能得逞。
  
  爷还要那么一条险要艰难的路要走,若是后宅不管好了,可不给他拖后腿。
  
  沐雪将手中的账簿放在桌子上。珠儿递了干净的湿帕子过来,沐雪接过来仔细擦了差手。
  
  厅下几个管事大娘大气不敢出,纷纷低着头,莫大娘更是做出一副老实模样来。
  
  沐雪睥睨几人,唇角勾了个冷笑,突然对雨竹说:
  
  “去,让人把府中的账房先生给叫过来。”
  
  雨竹应下,从静默的厅堂出去。
  
  正巧,外面萍儿进来回说:
  
  “世子妃,大爷将张婆子的男人使人送过来了,说人就交给世子妃,任您处置。”
  
  莫大娘原本淡定的脸,忍不住动容,眉头跳了跳,有种不祥的预感。其他几个大娘惊得抬头,看了一眼站在厅中的萍儿,只听萍儿继续说:
  
  “其他各处的主子也都将人送了过来,加起来张婆子家一共十二人,全部绑了手脚,堵了嘴,跪在院子里,青烟大哥问世子妃要如何处置。”
  
  沐雪将身子依在贵妃椅上,淡淡的问:
  
  “张婆子如何了?”
  
  萍儿回:“已经痛得晕过去了,青烟大哥正要问是否要将她浇醒继续打?”
  
  沐雪瞟了一眼厅下的莫大娘,莫大娘给她淡淡的一瞟,只觉得后背有无数虫子爬过,忍不住浑身一颤,赶紧在脸上挤出个老实的笑。
  
  沐雪看了心里冷哼,开口:“把人弄醒继续给我打,留下一口气,别死了就行。”
  
  这话说出来语气淡的很,莫大娘和几个管事大娘忍不住抬头去看高高在上,姿势慵懒的沐雪,见她嫩白的一张脸,眉眼精巧,明明是娇小柔弱的很,简直不信这狠话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
  
  须臾,账房的两个管账先生来了,一个五十多岁,留着山羊胡须,一个四十来岁,尖脸猴腮,一看就是个精明的主儿。
  
  “给世子妃请安。”
  
  两人听说世子妃召见,万分疑惑,谁都知道府里的世子妃不管事,是个面团般的人,这两个月由着府里这般奴才欺瞒搓揉。
  
  如今两人一路随着官言走过来,却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呢,一进院子就瞧着个婆子被按在板凳上大板子,鲜血淋漓的,旁边跪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十来个人,大花八绑,纷纷给堵了嘴,呜咽着,好不狼狈。
  
  “不知世子妃召见小的,所谓何事?”山羊胡须开口问。
  
  沐雪指了指面前桌子上的几个账簿,语气凉凉的:
  
  “这是厨房和采买部近两个月的账簿,两位先生拿去帮我瞧瞧。”
  
  山羊胡须和尖嘴猴腮听了,不去看桌子上的账簿,反倒是拿眼睛去看大厅里站在的管事娘子们,看到站在其中,管厨房的莫大娘,两人心里一时有些复杂。
  
  沐雪假装没看到两人的小动作,转头对半芹吩咐:
  
  “去给两位先生端凳子来,再让官言他们抬张小几来,把笔墨纸砚都给我寻来。”
  
  半芹点头去办。
  
  沐雪看半芹下去,对站在大厅的两个账房先生说:
  
  “两位先生不用藏私,今儿的任务便是把账簿里的猫腻给本世子妃揪出来。”
  
  两个账房先生下意识的去看了一眼莫大娘,莫大娘瞬间脸色白了白,抬头去看上方的沐雪,不料沐雪正把眼珠转过来,双眼锋芒毕露,眼神如一把利剑,直接刺向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