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寒门贵妻:霸宠农家女 > 第二百五十四章 敢动爷的女人

第二百五十四章 敢动爷的女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五老爷目眦欲裂地盯着沐雪,喉咙底一阵低吼翻滚。
  
  沐雪轻笑一下,声音放的更轻,忽远忽近,却是要了五老爷的命:
  
  “五老爷,若你真有能耐杀了世子,可知,这世子之位首选也是大老爷,到时候,你又要如何计划除掉大老爷,自己坐上世子之位呢?”
  
  沐雪的话让大厅再一次沉寂下来,穆楚寒都忍不住去看她皎皎如月的漂亮脸庞。
  
  若说穆楚寒给五老爷的是身体的重创,沐雪这些话却是要彻底摧毁五老爷和大老爷之间的兄弟情谊,折磨着两人的精神,到死,也要让两个亲兄弟带着芥蒂,不得安宁。
  
  五太太扑上去用手胡乱堵住五老爷胸膛的伤口,伤口血流如注,却没什么效果,反而瞬间染了五太太一手鲜血。
  
  五老爷失血过多,心脏跳动越来越微弱,已经快不行了,眼底愤怒、惶恐、怨恨所有情绪纠集一起,想要跟大老爷解释,却要说一句完整的话都办不到。
  
  五太太哭成了泪人,捂着五老爷的胸口,看着脸色复杂的大老爷:
  
  “大哥,你可不能信这个女人的话,她是在挑拨你和五爷之间的感情,五爷可是你亲弟弟啊,他一直对你毕恭毕敬,绝对没有想过当什么世子……”
  
  大老爷瞧着五老爷的脸一寸一寸灰败,弟媳妇儿的嘴巴一张一合,他根本听不进去她在分辨些什么,脑子突然记起很多场景来,全是老五在跟他抱怨穆九如何不配当世子的。
  
  老五的嫉妒和不甘心,那么*裸的,说什么这个世子之位原本应该是他大老爷的,如今看来,难道真的是老五自己想当世子吗?
  
  大老爷那滴挂着眼角的眼泪,冰冷讽刺,很快顺着整齐的鬓角滴下来,再也流不出下一滴眼泪,脸色一变再变。不论五太太怎么替五老爷分辨,大老爷就是紧闭着嘴巴不说话。
  
  五老爷心急如焚,用尽全身力气费劲的又喊了一声:
  
  “大哥?”
  
  大老爷看过去,眼底带了怀疑,五老爷伸手想要抓住大老爷的袍摆,大老爷却后退了一步,激得五老爷又哇得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他抬起脸,脸上全是哀苦焦急之色:
  
  “大…。哥…。你…。信我…”
  
  不要说大老爷不信,这一刻厅里的人除了五太太,就连五房的穆非尘听了沐雪的话,都不敢完全相信五老爷,侯爷阴沉着脸,沉默不语。
  
  其余老爷太太全成了锯了葫芦的嘴儿,没人帮着五老爷说一个字,心里翻江倒海,实在是今日的事,一波又一波,来的太猛太快,让人一时承受不来。
  
  “大哥…。”五老爷半死不活,吊着一口望着大老爷,不甘心就这样死去。
  
  最后一刻,大老爷心中不忍,突然上前一步,弯下腰握住五老爷固执伸出来的手:
  
  “老五,大哥信你。”
  
  “你永远是大哥的好弟弟。”
  
  听了这话,五老爷扯动嘴皮笑了一下,眼看就要断气死去。
  
  沐雪突然说:“大老爷心胸真是宽广,真是让我佩服!”
  
  “不过大老爷是不是该谢谢咱世子爷,若不是世子,大老爷又怎么有机会亲手杀死你这虎视眈眈,盯着世子之位,日后很有可能杀了你的亲弟弟呢?大老爷此刻,可是觉得畅快?”
  
  大老爷闻言,握着五老爷的手抖了抖,眼底那抹浓浓的怀疑,在五老爷弥留之际,还是看见了。
  
  最终,五老爷还是在绝望与痛苦之中死去了,死的时候急急的张了张嘴,还想解释一番,却再不能发出声音。
  
  若是五老爷为给大老爷抱不平,报仇而死,还算死得其所,能得一个爱护兄长的好名声,如今沐雪这一番话,却让五老爷的死,变得如此不堪不光彩起来。
  
  原本很是同情他的人,此刻却有些觉得他是罪有应得了。
  
  因为沐雪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五老爷已经深受重创,无法再自行辩解,随着他的死,他到底有没有想谋划着当世子,有没有想害死大老爷这个拦路虎,永远成为了一个谜,无法得知。
  
  大老爷和五老爷好了一辈子的兄弟情义,给沐雪这几句挑的分崩离析,沐雪就如在大老爷心里种下了一根刺,每每让他想起五老爷来,都又痛又忍不住怀疑。
  
  眼睁睁看着五老爷断了气,沐雪婉然一笑,呼了一口气,站在穆楚寒身侧去,主动伸手拉住了他的手。
  
  大老爷起身来,将手中的剑扔在地上,回头狰狞的瞪着穆楚寒:
  
  “老九,如今你满意了?!”
  
  穆楚寒盯着大老爷,吐了冷冰冰三个字:
  
  “不满意!”
  
  穆侯爷蓦然抬头,一双鹰眼闪着精光,看过起来:
  
  “你还待如何?”
  
  穆楚寒将沐雪拉到自己身后,用自己高大挺拔的身体挡住,从怀中掏出一个白色小瓷瓶。走到五老爷面前,拔开瓷瓶盖儿,往五老爷身上倒了几滴不明蓝色液体。
  
  蓝色液体滴到五老爷尸体上,瞬间发出滋滋的声音,把他的胸膛烧出一个大洞。
  
  大洞迅速的朝四周蔓延,大厅里弥漫着浓浓的,类似肉被烤焦烧糊的味道,让人做呕。
  
  所有人都给面前的景象吓傻了,五太太原本抱着五老爷,不过瞬间,就看五老爷整个胸腔都给那无名液体烧化得没了,眼看那滋滋作响的液体要挨着自己,赶紧尖叫着丢开,往后狼狈惊恐的退开好几步,浑身发抖。
  
  沐雪被穆楚寒藏在身后,听到大厅中一阵阵抽气声,探出头来想要看一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穆楚寒感觉到她的动作,一侧身,将她整个人拉入怀中抱住,把她的脑袋按入怀中,拉开紫色裘衣包裹住,低头下巴抵在她头顶,温柔的说:
  
  “别看,仔细脏了眼睛。”
  
  见惯了大放大浪的穆侯爷也给惊的说不出一句话来,死死盯着地上五老爷的身体。
  
  如今五老爷整个胸腔都不见了,化成一滩污水,水还在侵蚀五老爷的四肢和头颅。
  
  好几个太太已经吓得晕死过去,坐在上方的侯夫人只看了一眼,就捂着一颗狂跳不已的心别过脸去,死死闭着眼睛不敢再看。
  
  珠儿捏着手中的帕子,几乎站不稳了,红湖骇得把桌子上茶杯给拂下去打碎了。
  
  赖姨娘抱着十一小姐,毛骨悚然。
  
  厅里除了那诡异的滋滋之声,便是牙齿咔咔打架的声音,有胆小的小厮被吓的尿了裤子,双股打颤,根本站不住脚,全部跪在大厅中。
  
  不过须臾,刚刚躺在地上的五老爷就消失了,原来他躺着的地方只留下一滩污水,那污水还在冒泡。
  
  没有人说话,比起刚刚大老爷持剑杀五老爷,众人这才晓得什么叫真正的恐惧。
  
  良久,才听穆楚寒嗤了一声,声音凉薄之极,又带着致命威胁:
  
  “动爷的女人,这就是下场!尸骨无存!”
  
  穆楚寒给人的印象一向残暴狠毒,如今再一次刷新了他的凶残狂暴的程度。
  
  众人盯着地上那滩污水,不敢相信五老爷就这样没了,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有了。
  
  “爷?”沐雪的脑袋被穆楚寒按在胸膛上,十分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闷闷的喊了一声。
  
  穆楚寒这才放开她,拉了她出来,在她额头上亲亲吻了一下:“娇娇,爷帮你报仇了。”
  
  五老爷不是给大老爷杀了吗?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沐雪疑惑,转头一看,眨了眨眼睛,没看到五老爷。
  
  穆楚寒举了举手中的白色小瓷瓶,笑了,给她解惑:
  
  “娇娇,爷昨儿得了个好东西,今儿试了一试,果然好用,不过几滴就能将人化没了。”
  
  沐雪目瞪口呆盯着地上那滩水:“五老爷…。”
  
  “这世间再也没有这个穆老五这个人,娇娇,你可解气?”
  
  沐雪闭了嘴巴,不知该说什么,觉得浑身冰凉,望着穆楚寒那双含笑的桃花眼,觉得自己可能还没有真正了解到穆楚寒这个人到底有多冷血可怕。
  
  眼睁睁看着穆楚寒滴了几滴不明液体在老五身上,老五就给化为乌有,厅中谁人不震惊不害怕,穆侯爷几度想张开呵斥穆楚寒,却发现自己浑身都在发抖,根本说不出话来。
  
  五太太回过神,凄厉的大叫一声五爷,终于在极度恐慌之中骇晕了。
  
  穆楚寒扫了一眼被吓傻了的众人,目光落在角落里,靠着火炉,紧紧抱着十一小姐瑟瑟发抖的赖姨娘身上,赖姨娘吓得浑身鸡皮疙瘩颤栗。
  
  穆楚寒狭长的眸子里闪着血色冰芒,指着赖姨娘:
  
  “娇娇,她可是就是那个穆五爷的同伙?”
  
  沐雪愣愣的点点头,穆楚寒便冷声道:“过来。”
  
  赖姨娘往身后躲了躲,穆楚寒的眼睛眯了眯,突然又说:“听说府中还有小姐牵扯其中?”
  
  这一句话瞬间掐住了赖姨娘的命脉,赖姨娘马上放了怀中的十一小姐,连滚带爬的哭着爬了过去,对着穆楚寒一个劲儿的磕头求饶,口中呜呜之声,甚是凄惨。
  
  穆楚寒一句话不说,直接往赖姨娘头顶倒了两地蓝色液体,瞬间赖姨娘的脑袋上的头发便给烧化了,药水侵蚀了她的头皮,开始咕噜噜滋滋的冒泡想起来,赖姨娘失去了舌头跳了起来,双手捂住钻心痛的头顶,双手沾了药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皮肤迅速给腐蚀掉。
  
  穆五爷刚刚是已经死了,都看的人心惊肉跳的呼吸不过来,如今赖姨娘可是个活生生的人啊,被那药水沾上,开始扩散腐蚀,听着那滋滋之声,简直不能想象她到底承受了多么巨大的痛苦,只看赖姨娘像个猴子一样,疯癫的在大厅中蹦跳,呜呜嚎叫。
  
  沐雪给吓的脸色发白,穆楚寒赶紧捂住她的耳朵,将她按在怀中用裘衣圈起来。
  
  其他人想避却避不开,在赖姨娘整个脑袋先被腐蚀掉的瞬间,太太们已经全部晕死过去了,珠儿和红湖早不敢看,瑟瑟发抖的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厅中奴才全部跪在地上把头垂在胸前,只有穆侯爷和几个穆家老爷观看了赖姨娘化成一滩水的恐怖全过程。
  
  终于赖姨娘也消失了,沐雪听到穆楚寒出声问了一句:“还有谁?”
  
  穆非尘不是是痛的还是吓的,出了一身冷汗,把里衣全部打湿了,他眼睛飘到角落火炉旁边的十一小姐穆非舒,赶紧往穆楚寒身边爬了两步,碰碰磕头:
  
  “九叔,你饶了十一妹妹吧,她是无辜的,非尘求你了,求求你了。”
  
  穆非钰给穆非尘绝望的声音唤回了神,赶紧跑出来,跪下跟着求情,穆非珉和穆非泷两个也跟着出来求情。
  
  几个老爷吓的要死,想要阻止公子们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死死咬着上下打架的牙齿,看着穆楚寒这个恶魔。
  
  “爷,到此为止吧!”沐雪在穆楚寒怀中闭着眼睛,他的怀抱如此温柔,她却感觉全身冰冷。
  
  她到底喜欢上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啊!
  
  若是有一天,他知道了她和夜子寒的事情,沐雪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觉得骨头缝都凉飕飕的。
  
  穆楚寒轻叹一声:“那就要了十一小姐那只换盘子的手吧!”
  
  沐雪猛抬头,拉住穆楚寒的衣襟,眼底似乎还有氤氲水雾,声音嗡嗡的:“爷,别这样,放过十一妹妹吧!”
  
  穆楚寒低头:“娇娇,他们可是想要你的命,怎可如此心软?”
  
  沐雪突然眼睛泛酸,想起夜子寒,心中涌起一股对穆楚寒的内疚和伤痛,他如此看重自己,不许别人伤了自己一分一毫,可她却给夜子寒那个混蛋上了好几次,还错把夜子寒认成了他。
  
  晶莹的眼泪不受控制的从沐雪眼中滴下来,穆楚寒伸手温柔抹了:
  
  “娇娇,为何还哭了?快别哭,爷看了心疼,你说怎样就怎样吧!”
  
  沐雪原本是雄赳赳气昂昂,准备了要好好大干一场,把五老爷揪出来的,如今也不知道为何结局就演变成了这样,按说心里应该很痛快才是,可穆楚寒这个男人的手段的确是吓坏她了。
  
  她突然觉得自己很不干净,配不上穆楚寒这份爱,这些话却又憋在心里如何都说不出口。
  
  沐雪伸手抱住穆楚寒的腰,主动把脸埋在他胸膛上,小声压抑的抽泣起来。
  
  这次再没有人会觉得她这样的行为有失体统,有伤风化了,都以为她是给吓坏了吓哭了。
  
  沐雪压抑的猫儿似的哭声,将穆楚寒的满脸冰霜融化了,他再没看厅中任何人一眼,搂着怀中的小人儿,往厅外走去。
  
  留下一屋子人久久不能回魂儿!
  
  回到院子,沐雪内心突然起来的悲伤还是无法抑制,等穆楚寒将她的头抬起来,已经看她哭的满脸泪水。
  
  “娇娇,是爷将你吓坏了吗?”
  
  穆楚寒将她抱在自己腿上搂着,拿了帕子小心的给她擦眼泪,沐雪搂着他的脖子,眼泪顺着眼角流到穆楚寒脖子里去,摇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