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寒门贵妻:霸宠农家女 > 第三百二十三章 西席先生

第三百二十三章 西席先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沐雪舍不得把小宝送去琼州鹿山书院,但人家孙院长千里迢迢赶来盛京,又亲自上门来,她不好拒绝,只得推脱说要写信问过穆楚寒。
  
  孙院长捋着胡子,觉得这事儿十拿九稳了,笑眯眯的走了。
  
  青云几个比沐雪还要紧张。
  
  青云说:“夫人,可不能将小公子送去琼州啊,九爷不在身边,若夫人也不在身边,小公子一个人,怎能放心?”
  
  红湖也急急开口:“夫人,琼州隔着盛京千里,哪儿能和盛京相比,小公子才四周岁呢,再要开蒙也需得在京中找人,可不能送去那般远的地界儿!”
  
  跟着小宝的雨竹特意赶来说:“夫人,便是九爷在也不会同意的,夫人舍得,江家太太、蓝家老太太、侯夫人她们也舍不得小公子啊!”
  
  沐雪看丫鬟们一个皆一个跳出来反对,好似她不是小宝的亲娘,反而是那狠心的后娘般。
  
  就连青崖和青烟来求见,说此事干系甚大,需得慎重考虑。
  
  吴管家也递了话来,意思是琼州天高地远的,不安全,万一小公子出点意外什么的,他们远在盛京,爱慕无助,可不是要悔死了?
  
  虽孙院子是前太子太傅,又是天下学子最为佩服的大儒,想要拜在他门下的人不知繁多,但整个将军府上上下下竟然都反对起来。
  
  就连一向不怎么说话的青菱都对沐雪说:“小公子是九爷唯一的嫡子,万事都以安危为上,夫人不可听信了孙院长的花言巧语,就这般将他送走了。”
  
  如此接下来几日,人人都要在沐雪面前插上一嘴,生怕她真的将小宝送去了琼州鹿山书院。
  
  沐雪心里千般万般不愿的,孙院长那边派人来问了几次,她只得提笔给穆楚寒写信,反正是他儿子,他应该也是期望小宝出息的,能得天下第一的名儒为师,也是小宝的福气!
  
  别人想拜还拜不了呢!
  
  提笔把信写了一半,沐雪又记起穆楚寒对小宝的严厉来,怕他会一口答应了,于是赶紧把信纸揉成一团,咬着笔头思索,怎么措辞才才能让穆楚寒明白她不想耽误小宝,但又不愿意送他去鹿山书院呢?
  
  这信写了三天都没写出来,孙院长那边又派人来问信儿,将军府的丫鬟小厮一听是孙院长派来的人,如临大敌,全都跑到主院和南院去守着,生怕下一刻沐雪就会打包把小宝送给了孙院长。
  
  沐雪看拖了快十日了,对孙院长派来的人一脸无辜的胡说八道:
  
  “哎呀,写给我们家爷的信已经送出去了,但还没收到回信呢。或许是天气太冷了,信鸽儿翅膀冻僵了,便飞的慢了,劳烦你回去让孙院长再等等,我这儿一得了爷的信,就使人去告诉。”
  
  看着孙院长的人告辞出去,沐雪才长长呼了一口气。
  
  这时一向稳重的青云急急的跑了来:
  
  “夫人,九爷的信到了。”
  
  沐雪眉头一跳,抬头看过,发现青云死死捏着手中的心,紧张的脸都红了,身后跟着眼巴巴的红湖、半芹、雨竹、青菱几个,百灵、莺歌、莲儿也挤在身后。
  
  望出去,青烟、青崖、明路、官言兄弟紧张兮兮的站在院子中,吉木和一群小幺儿挤在一角,探头探脑的往里瞧。
  
  沐雪从青云手中接了信,还没打开就听外面喊吴管家来了。
  
  吴管家顶着一头雪花,急冲冲的赶了过来,沐雪看过去,吴管家又什么话都不说。
  
  众目睽睽之下,被所有人都目光盯着,沐雪把信撕开一个口子,还没开展开呢,吴管家突然喊了一句:
  
  “夫人!”
  
  沐雪看过去,吴管家稳了稳神,开口说:
  
  “夫人,九爷一向最看重夫人,如今他不在,府中自然是夫人说了算,即便九爷有什么吩咐,夫人若是不愿意,想来九爷他也不会怪夫人的。”
  
  这,意思就是说,若是穆楚寒答应了让小宝跟着孙院长去琼州,吴管家让她阴奉阳违不听穆楚寒的?
  
  沐雪惊讶,认真看两眼吴管家,又拿目光扫过院子里的众人,见大家居然都没个反应,显然是默认了吴管家的话。
  
  别的人便不说了,青烟和清崖两个心中只有他们主子的,也赞成?
  
  没想到啊,没想到,在穆楚寒淫威之下生活那么多年的这帮子人,把穆楚寒当成了天,如今竟因了小宝一人,纷纷大着胆子想要造反了?
  
  沐雪展开信,怀中紧张的心飞快的扫。
  
  穆楚寒这个混蛋,整整写了四五页纸,竟然全是他对她的思念,写他想念她的紧,竟然半分没提到小宝拜师开蒙的事儿。
  
  沐雪咦了一声。
  
  众人都提起了心,紧张的看着她。
  
  难道信鸽真的在路上出了事儿,穆楚寒没有收到她写的信?
  
  沐雪耐着性子一目十行,来不及细看,在信得最后才见穆楚寒写道:
  
  娇娇,我们的小宝都四岁了啊?爷还一直以为他才刚学会走路呢,如今四岁都没开蒙,可是你这个当娘的不称职了。
  
  竟然是怪上了她?沐雪暗中咬牙,接着看。
  
  穆楚寒写:孙太傅是有真本事的,小宝若是能将他肚子里的墨水学个三分,也就够了。
  
  竟然开始各种夸起孙院长来,看的沐雪紧张不已,捏着信纸的手都在微微发抖,心想,若是穆楚寒这混蛋要真能狠心的让她将小宝送去鹿山书院,她一定要写信将他臭骂一顿。
  
  不料,最后一笔,穆楚寒却写:
  
  娇娇,爷晓得小宝是你的命根子,定然是舍不得他远去,如此你就尽管把他养成个绣花枕头吧!
  
  沐雪抿嘴一笑,这个混蛋,肯定是故意的。
  
  大家见沐雪笑了,也跟着松了口气。
  
  沐雪对青云说:“我说什么来着,爷是疼小宝的,怎么舍得他去那么远?”
  
  此话一出,大家顿时眉开眼笑。
  
  沐雪道:“如此可算好了,使人去给孙院长回话,就说爷念小宝年幼,不舍他远行,辜负了他一番美意。”
  
  “收拾写礼品去,好好给孙院长赔个罪。”
  
  孙院长身份贵重,是吴管家领着青烟亲自去回话的。
  
  孙院长一脸不敢置信:
  
  “真是这么说的?”
  
  吴管家点头,一脸正经,装出了些遗憾的情绪来:“孙院长,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儿,如今我们家爷毕竟就只小公子一个血脉。”
  
  孙院长气愤不已:“就是只有一个,才更要好好培养,你们夫人真是糊涂,拖到了四岁了还不请人给他开蒙。如此长于妇人之手,娇惯下去,可是要养成个绣花枕头?”
  
  吴管家有些不悦了:“我们家小公子聪明伶俐,把猛虎当坐骑,满盛京上哪儿找这样的绣花枕头?”
  
  孙院长气得吹胡子;“你们就护着吧,真是气死我了!”
  
  吴管家从孙院长哪儿出来,青烟凑上来,有些忐忑的问:“吴管家,这个孙院长不会还打着咱们家小公子的主意吧?”
  
  吴管家甩手:“怕什么,九爷都许了,我们整个将军府的那么多人,还看不住小公子么?”
  
  吴管家回去给沐雪回话,沐雪料到孙院长会生气,说了句知道了,便摆手让吴管家下去了。
  
  不过孙院长倒是给她提了个醒,想来满盛京也就她家的小宝四岁还没开蒙了,不定背后多少人在笑话着,前儿小宝才将将满两岁,江家大老爷和大太太就过问过给他请西席的事儿,沐雪都用她自己那套给推了。
  
  如今,怕孙院长还惦记着,就有些迫不及待的认真思考起来。
  
  思来想去,觉得这事儿还是得问问她外祖蓝大学士,毕竟蓝大学士在盛京也是排的上号的名儒,如今都还每月去衡水书院给学子们授课。
  
  蓝大学士听了,一拍大腿:“还请什么旁人,将卿哥儿送到我府上来便是,我亲自教导他。”
  
  沐雪笑着道:“祖父还要上朝,哪儿有那么多时间,别让小宝扰了您,您还是给推荐个合适的先生好了,他年纪还小,先混个几年,认两个字便也罢了。”
  
  蓝大学士见沐雪态度敷衍,肃了脸:
  
  “怎么能随便?你可知开蒙的先生有多重要?才学、品行一样不能少,言行身教,从小就得打下好基础。所谓三岁看老,你家卿哥儿已经比别人晚一年了,还不得抓紧时间?”
  
  沐雪又被蓝大学士教训了一段,有些谄谄的。
  
  最后,又拿了同一套出来应付,说要回去写信问过穆楚寒。
  
  小宝天天不是骑着小花撒欢,就是上天入地的在他院子里折腾,如今他的院子花花草草都换了几批了,全给他祸霍了,整个院子连地上的铺的青石板都给他拗了。
  
  沐雪颇为头痛,但整个将军府的人却没觉得这有什么。
  
  连青崖都说:“小公子这样挺好的呀!”
  
  好什么好,整个南院就没一样东西是完整的了,给他换了多少批,也管不过一个月,就差没把房子给拆了。
  
  沐雪真不知道他那儿来那么大的破坏欲。
  
  晓得他嗜血,平日并不敢让他见了血,穆楚寒不在,她也经常将他叫来身边带着,教过一些浅显的道理,就是怕他长歪了。
  
  在她面前的时候,小宝真的是乖乖巧巧的,粉嫩的一张小脸,比女孩儿还漂亮,亮晶晶的大眼睛,一脸纯良无害的望着她眨巴,看起来可爱极了。
  
  哪里像能上天入地,见什么破坏什么的小恶魔。
  
  “娘亲,娘亲,你喊小宝来做什么?”
  
  沐雪摸摸小宝的头:“如今你也四岁了,也该收收心,念书写字了,娘亲想给你请个先生,你可不许再顽皮,若将先生气走了,就等着你爹爹回来打你屁股。”
  
  小宝歪头,眨巴一下眼睛,眉开眼笑的:
  
  “好呀,好呀!娘亲让小宝念书写字,小宝就念书写字,给娘亲考状元回来。”
  
  竟然一点儿抵触情绪都没有,倒是让沐雪愣了一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