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寒门贵妻:霸宠农家女 > 第三百五十八章 打消怀疑

第三百五十八章 打消怀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沐雪一颗心提到嗓子眼儿!
  
  扶着玉兰树干的手指紧紧抓着树皮,指甲都快陷进去。
  
  穆非卿望过去,跟着沐雪进来的青崖、青云也抬头去看,只红鸾还痛得在地上滚来滚去。
  
  一边的蹲在地上的小谷惊得一下跳起来。
  
  百里破风讶异。
  
  白玉面具下并不是他熟悉的那张俊颜,除了眼睛和嘴唇,整张脸就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竟果真和传言一般无二,这位三皇子的脸被毁容毁得彻底,无法用言语形容,猛一看恐怖的让人心惊肉跳。
  
  下一刻,穆楚寒夺过百里破风手中的白玉面具戴上,手中突然出现一柄短刃,欺身上去,毫不留情在他胸膛开了道大血口子。
  
  百里破风退开,收手,落在地上。
  
  不过是一瞬,穆楚寒面具下的脸暴露出来,将院子里的人全都震惊了。
  
  这副鬼样子,难怪要时时带着面具了,不然走出去,不得吓哭多少小儿,吓晕多少小姐。
  
  沐雪心里翻江倒海,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昨夜他还不是这副样子,抱着她亲昵,还是以前的模样,这……。
  
  难道这个人不是他么?
  
  沐雪眼神有些呆滞。
  
  穆楚寒落下来,也停了手。小谷赶紧跑到他身边去,一手拿着个小瓶子,红着眼睛愤怒的瞪着百里破风。
  
  百里破风实在震惊,顾不得看在地上哀嚎的红鸾,望着面前的穆楚寒;
  
  “殿下恕罪,百里莽撞了!只因殿下与我一故人实在相似。”
  
  穆楚寒朝前走一步:“国师把命留下,抵罪!”
  
  百里破风不动,看着穆楚寒走近,突然开口问:“我有一事不明,还请殿下解答。”
  
  “何事?”
  
  “殿下为何执着于镇国夫人?”
  
  百里破风今日表面答应穆非卿的交易,其实并没打算要真的替他杀了穆楚寒,他只是借机想探探穆楚寒的虚实,想要知道这位南楚皇子到底是不是子煦。
  
  而穆楚寒自百里破风一出现在院中,就已然猜到他的目的。
  
  无论如何,他始终对自己抱有怀疑。
  
  让他掀开自己的面具,却是带着故意。
  
  目光越过百里破风,落在他身后扶着玉兰树的沐雪身上,穆楚寒眼底微痛。
  
  大言不惭的回:
  
  “镇国夫人,美貌无双,本皇子心悦之。”
  
  难得的,沐雪这边的人没一人叫骂,青云站在沐雪身边,控制不住的有些瑟瑟发抖,脑海中一直浮现那张恐怖的脸。
  
  百里破风回头看了一眼沐雪:“夫人,你可惹上麻烦了。”
  
  这一刻,百里破风算是彻底相信,这个南楚皇子不是穆楚寒了。
  
  这样的一张脸,这样的身份,如今大朔刚刚和南楚休战,皇上都要让他三分,若他真开口要镇国夫人,镇国夫人得到的只能一张圣旨。
  
  青崖默声到穆非卿身边去,给他解了穴道,穆非卿漆黑明亮的大眼睛看向穆楚寒,也是被他可怖的脸吓了一跳。
  
  “小公子!”
  
  青崖带着穆非卿走到沐雪身边去,百里破风弯腰将地上痛得打滚的红鸾抱起来:
  
  “殿下,今日之事儿多有得罪,除了我这条命,百里欠你一情。”
  
  小谷要张口骂,穆楚寒抬手拦住:
  
  “国师大人说话算话?要知本皇子的要求并不是那么简单。”
  
  “算话!”
  
  百里破风点头,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浓浓的悲凉,如今这国,这天下,他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关注这个南楚三皇子,也不过是因为怀疑他是子煦,如今证实了。
  
  管这南楚三皇子赖在大朔有何目的,他却再无兴趣参合。
  
  “殿下,就这么让他们走了?”小谷死死捏着手中的瓶子,肺都快气爆了。
  
  穆楚寒的目光扫到他手中握着的瓶子,知道里面有几十只蛊,漠然道:
  
  “收起来,此事到此为止!”
  
  说完,盯着沐雪的背影看了一会儿,转身往里走。
  
  心道:也不知她瞧见没有,可有吓坏了,需得寻个时间给她解释一番才好,免得她有担心难过。
  
  百里破风抱着红鸾,往她嘴里塞了颗药丸,红鸾剧痛的心脏渐渐就缓解了,满头大汗,虚弱的在他怀中问:
  
  “师哥,小黑的仇不报了吗?”
  
  百里破风冷冷扫了她一眼:“不过一条蛇,你要为它丢了命?”
  
  “小黑可不是普通的蛇…。”
  
  百里破风打断她:“你不是他们的对手,如今又中了蛊,安分些!”
  
  红鸾不服气:“都怪师傅,要是他肯教我用蛊,我肯定能打得过那个讨厌鬼。”
  
  殷老鬼连百里破风都不曾教他用蛊,更别说红鸾了。
  
  “都说我们北国多异术,但南楚秘术也不少,那三皇子自不必说了,本身就是个让人猜不透的能人,他旁边的能人异士自然不少,你若在莽撞行事,定会在他手里丢了小命。”
  
  红鸾虚弱的瞪了百里破风一眼,不语,拿眼睛去看旁边默声的穆非卿,又看牵着他手的沐雪,心道:
  
  夫人真可怜,长得这般美,却被那个丑八怪给瞧上了。
  
  哎!非卿也可怜呐!
  
  百里破风又嘱咐了红鸾一番:“如今这药只能暂时压制你身上的蛊虫,你不是给师傅写信了吗?忍着点,等师傅回来,会想法子给你解了的。”
  
  红鸾扭捏起来:“师哥,你怎么知道我给师傅写了信?”
  
  百里破风目光落在旁边,担忧的望着红鸾的弥生身上,不语。
  
  红鸾羞愧的红了脸,她的确是写了信去告状,但如今却有些后悔了,却是晚了。
  
  于是,小声道:
  
  “师哥,都是红鸾不好,可…。可你也不该这样对弥生啊!弥生是佛子呢!不过你放心,若师傅要罚你,我肯定帮你求情。”
  
  百里破风起身,没再说话,最后看了一眼弥生,走了。
  
  沐雪在红鸾屋里呆了一会儿,要派人去请程大夫,红鸾连连摇头:“夫人,算了,普通大夫没这本事,蛊只有种蛊之人才能解呢!”
  
  “红鸾,你不怕吗?”
  
  之前可是见了她痛的满地打滚呢,且知道自己身体被人种了蛊,怕是坐立难安呐!
  
  红鸾摇头:“只要蛊虫不发作,不痛,就无事啊!这有什么可怕的!”
  
  “夫人,你瞧我师哥,他身体里少说五六只蛊虫呢!”
  
  沐雪骇了一跳:“你师哥,谁敢在他身上种蛊,你师傅也不管吗?”
  
  红鸾不痛了,也精神了,拿了旁边的果子就开始咬:
  
  “就是师傅种的呢!当年师哥带着弥生回来,整个人就是个血窟窿,胸膛都给他自己撕裂了,五脏六腑都移了位,弥生也是命在一夕,好凶险啊!”
  
  回忆起当年的情形,红鸾还是忍不住后怕;
  
  “师傅整个人都气疯了,啧啧……”
  
  穆非卿回到自己的院子,坐着沉默了许久,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青崖在一旁静静的陪着。
  
  过了许久,穆非卿问他:
  
  “小崖崖,你说人家娘亲是怎么想的,娘亲难道变心了吗?可那个南楚三皇子长成那样…。”
  
  一回想起之前见到的那张脸,穆非卿嫌弃的撇嘴。
  
  “公子别担忧,应该相信夫人,夫人心里只有将军一人,绝不会移情他人。”
  
  “可是,小崖崖,人家总觉得娘亲和那个丑八怪有着什么…。”
  
  穆非钰下差回来,听说这件事,便去看红鸾,敲了敲门,红鸾忙着研究制毒。
  
  “谁呀?门没锁,自己进来!”
  
  穆非钰吱嘎一声推开门进去。
  
  “小师叔!”
  
  红鸾回头,眨眨眼睛,疑惑:“怎么是你呀,你来找我何事?”
  
  穆非钰走上前,看她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乱七八糟的一堆东西,挨着她坐下:
  
  “听说你今日吃了亏,如何可还好?”
  
  红鸾撇嘴:“我好不好关你什么事儿,我们又不熟,你快出去,别打扰我做事儿。”
  
  穆非钰暗中观察红鸾的神情,见她面色无异,小脸蛋红润润的,健康的很,便放了心,笑:
  
  “怎么不熟,你没听我唤你一声笑师叔吗?”
  
  红鸾皱眉,总觉得小师叔这三个字听起来怪肉麻,颇奇怪,板着脸说:
  
  “师叔就是师叔,不许加小字。”
  
  穆非卿那个家伙都还不肯好好叫她师叔呢,除非有求与她,或者有什么坏点子了,才叫她师叔,这个才见过一次面的大人,怎么就喊的那么顺口了。
  
  穆非钰瞧着她撅起的小嘴,心里很是欢喜,就想要逗一逗她,笑:
  
  “如何不能?你不是比我小么?”
  
  “小师叔!”他暖暖吹了口气。
  
  红鸾被他的气息弄得心跳加速,面红耳赤,赶紧跳开,瞪着他:
  
  “你离我那么近做什么?”
  
  穆非钰笑,笑得双眼弯起来,眼睛里星星点点闪着迷人的光芒,红鸾觉得自己的心快从胸口跳出来了,赶紧伸手按住,大口喘气。
  
  ……
  
  沐雪回到自己屋里,吃罢了饭,一直闷闷的,满脸心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