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抗日之特种战将 > 第51章功德圆满

第51章功德圆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怒,怒发冲冠、为红颜,杨关打心眼里难以置信,但再见与伊人一般无二的容颜、不信的思维逻辑崩碎,化为冲天怒火。
  
  宛如一杯万年老酒上头,味浓,情崩,杨关宁愿醉在其中,迷醉在温情的暖冬,但刮来一阵九幽阴风、敲丧钟,惊醒魂髓燃放怒火,万年珍酿爆燃、充斥身心,杀意冲霄。
  
  杨关左手环扣三条皮带交织的绳索,右肩头背挂一挺杰克式,怀里抱着给联军预备的滚雷弹、类似滚雷筒,只不过是由六十多枚手雷捆绑架设,反击的见面礼。
  
  愧对恋人与爱人、是心中之疼,无法释怀,再见伊人容颜、心神皆醉,酸断离肠,然伊人危在旦夕,杨关携带尚未备足一锅端的滚雷弹,双脚奔行在天坑壁垒上,避开诡雷绊弦。
  
  奔行加速,左手上的皮带绳索渐渐拉直,身体腾空,飘飞,向光源洞口荡去,杨关心急如焚,浑然遗忘一切危险。
  
  皮带源自联军兵,在狙杀中搜刮编制而成,绑缚在三块踏脚板末端,承载力不成问题,但三块踏脚板斜向拉扯、松脱的可能性很高,况且杨关负重游荡,甩动拉扯力倍增、折断踏脚板的系数成倍增长。
  
  相反,此举若被联军发现,以乱抢招呼、被人打成筛子也避无可避,杨关已顾不得自身的危险,在荡漾中掐算时间,用牙齿咬掉手雷拉环、额头磕碰激活爆炸装置,投下滚雷弹。
  
  “呼呼”空中突兀的飞坠下两团异物,戒备中的联军兵第一时间发觉,端枪射击,杨关单手持枪反击,子弹雨幕在空中交错而过,声浪刺耳,遍体惊悸,头皮发麻。
  
  没死?杨关愤怒的意识一触,了然,没死是幸运亦是必然,身体在游荡中旋转变向,事发突然,联军兵打不中在情理之中,错过机会那就是你们的末日……
  
  “轰,轰轰轰”引发手雷爆炸,六十多枚手雷在冲击波中四散而开,遍地开花,联军兵在爆炸声中鬼哭狼嚎,弹片横飞,血雨腥风,沙尘硝烟纵横翻涌,迷障了视线。
  
  “咻咻咻”顽强的联军兵亦在射击,伴随弹片肆虐八方,危机四伏,杨关的左手一颤、皮带绳索断裂,身体向光源处飞坠,几发子弹从头皮上飞旋而过,背部,大腿多处火辣辣,尚未确定负伤程度,双目惊悸的瞅见松本挥刀劈砍伊人。
  
  “犬养的、去死!”杨关暴吼一声,双目充血瞪着他,恨意燃放潜力,双手横握杰克式,竭尽全力甩出,身体在甩动力下反弹、减缓了坠落速度,双目自始至终盯着杰克式袭击松本。
  
  “呜”松本感知身后异常,果断矮身低头,劈砍的姿势变形,馨兰见机侧闪,挥剑撩割,鳌托在右手持重矛营救。
  
  “锵铛”火星四溅,杰克式砸飞松本一片头皮从馨兰与鳌托二人之间的缝隙中划过,杨关送了一口气,但见松本就地一滚、施展地躺刀袭杀馨兰,一颗心提到嗓子眼,身后风动。
  
  山本惠子踏地飞驰,在奔行中打出三枚毒镖,犬养一郎策应,肥胖的身体震得沙尘飞扬,双手协作平端王八盒子连连机发。
  
  “咻咻咻,砰砰砰”
  
  杨关落到踏出两个深坑,就地一滚卸力避开危险,飞镖与子弹从背后飞过,他救人心切,面对二人的袭击怒火中烧,撑地旋身空滚打出四枚金钱镖,双腿下压、点地反奔袭。
  
  “啊”犬养一郎四肢中镖,趔趄三四步倒在沙尘中嚎叫,山本惠子已端枪瞄准,铛,雅婷持半自动依托城墙予以狙击。
  
  “砰”山本惠子双手一颤,扣动扳机、子弹偏移,手枪脱手,身体向右偏转,脚步趔趄小半步,杨关临近,双足点地旋飞踹,嘭,啊,山本惠子腹部疼痛,肠胃打结,嘎吱、腰椎断裂,面部在身体倒飞中抽抽,鼻涕眼泪横流,跌入沙尘中挣扎。
  
  “咻咻咻”铁羽箭在低空飙射,针对伤残不齐的联军予以阻截,联军莫敢冒头,完好无损的幸存者向梯道方向遁逃。
  
  杨关回眸凝视城墙上的战斗,馨兰与鳌托二对一险象环生,二人的腿部鲜血淋漓,暴吼一声冲向城墙。
  
  时下,石笋石堆沙尘弥漫,置身其中的联军所剩无几,迈克逊极目环视一周,视线内仅九人完好无损,余者非死即伤,思及杨关悍勇势不可挡,城墙高不可攀、失去战心。
  
  “联军战心已失,撤道梯道上再做商议,快。”
  
  处身外线的士兵已经逃出百米之外,沙尘中的士兵深有同感,在得到命令后、迅速扬尘遮掩身形,在匍匐中撤离。
  
  伤兵被联军遗弃,他们逃无可逃,在悲愤中对城墙上的目标展开火力扫射,迎接他们的是半自动狙杀,羽箭覆盖。
  
  “咻咻咻”子弹与羽箭交织横飞,杨关在雅婷与兵卒的掩护下攀上墙头,惊见松本亡命般的削砍馨兰,救援已来不及,随手抄起一面盾牌竭力甩出。
  
  “呜”盾牌旋转平飞,直取松本胯间软肋,松本识危,独臂把持武士刀改削为劈,铛,刀盾相触,松本被反震力抛飞出去。
  
  爱人近在咫尺,一身军服加身英姿飒爽,婀娜有致,杨关惊喜而又怜爱心疼,疾步奔近,馨兰冷声一声,撇脸一侧不搭理,冷淡、陌生,杨关心中一痛,心碎一片片,难道认错人了?怎么会,怎么会?
  
  “喜新厌旧,薄情郎……”
  
  雅婷身着古代铠甲,趴在城墙上狙杀敌人,嘴里念叨个不停,杨关越发迷茫,泪水横流,酸断肝肠,思维打结、捋不清究竟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长生,长生,本座来了……”
  
  松本跌下内墙,翻滚着爬起来冲向宝藏,疯狂的迎向散发出炙芒的石门,杨关惊抬头,恨意汹涌澎湃,双足点地飞掠,探手从抓住鳌托右手持立的重矛,带得鳌托趔趄好几步才站稳,惊诧的见他在内墙头蹬踏飞越,单手持矛直取倭寇。
  
  杀气如刀,破空飞袭,危险,松本踏步旋身,立刀削嗑,铛,矛刀一触即分,左右反震而开,杨关缩右手撤矛,左手前伸猛拍矛杆,借反震力旋身横扫。
  
  “呜”空气嘶鸣,松本双目惊张,双脚滑行地面无处借力,独臂麻木而颤、难以抵御,低头躲避,呲啦,矛头削除他一片头皮,鲜血淋漓,杨关见他惊抬头状若厉鬼,身体在空中盘旋一周,持矛落地,大字型屹立,怒目而视,冷声喝斥:“找死。”
  
  “杀!”松本稳身,厉吼一声,震飞一脸血珠,竭力奔袭,独臂在奔途中背刀,甩刀,扬刀,劈刀演变,一气呵成,状若由上而下斜劈,搏命一击,杨关泰然不动,暗劲萌动,漠视他、鼻息冷哼,待机而动,内心鄙夷,耍阴谋你还嫩点。
  
  稳若泰山,大开空门,凝练杀气,以不变应万变,八嘎……松本暗恨,奔行中的脚步一趔趄,身体重心失衡栽倒,旋空翻,独臂带动武士刀在空中耍了一个刀花,变向、粘衣绞杀。
  
  果然心机叵测,杨关双眉上扬,心随意动,右手矛内向旋转、向下撩嗑,延力全身至双足,点地向后漂移,咻,避过断腿之危。
  
  “铛”矛刀相触,重矛去势一顿,嗑飞武士刀向上撩,杨关侧身在低空中翻滚,感知全开,松本独手松开刀把稍晚,虎口开裂,咬牙抑制钻心般的疼痛,凝练毅力挥臂扒地,低头弯腰甩腿,左脚飞踢腰椎,右脚撩阴腿。
  
  阴毒的砸碎,杨关暗骂,洞察先机,左掌立刀横削,斩折松本的左脚脖,化解了撩阴腿之危,松本身体失衡向地上摔落。
  
  “呜”重矛回旋撩割,矛头削断松本的手腕,松本嚎叫惊天,翻滚在地上抽颤,杨关含腹延力压双腿,落地碎步旋身,双手把持重矛,旋转轮砸。
  
  “轰”砸断松本的双腿,齐膝而断,左右震飞出去,沙尘飞扬,杨关双手麻木,低头见重矛变成弧形,深呼一口气稳定心神,侧头见松本跌在沙尘中的身体痉挛不止,伤口部位飙血如柱,却亦在奋力像光门蠕动,冷声喝斥:“痴心妄想,不自量力。”
  
  “砰砰砰”天坑内的战斗还在持续,杨关回转身奔至城墙,随手向鳌托抛还重矛,环视战局松了一气,瞥眼爱人、举步维艰,张嘴无言,双目定格在半自动上、答案呼之欲出,迷茫了思绪,究竟是为什么?
  
  欧阳馨兰有所感,娇躯微颤,在端枪狙杀中冷声说道:“鳌托,告诉他真相,时间不多,长话短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