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古镜鸿蒙 > 第62章 冤家路窄

第62章 冤家路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及出声就被扑倒在地,离他不到两米的严昱反应相当敏捷,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扑向鬼脸人,他知道肖奉国在没有防备的状态下被起了杀心的鬼脸人扑倒定是凶多吉少,他必须要在第一时间施以援手,否则必然追悔莫及。   严昱希望自己的一扑之势能遏制鬼脸人对肖奉国的攻击。   最好的情况是鬼脸人向边上滚开,这样肖奉国和他有时间站起来,前面的人也有时间回来救援,大家变成相持之势;还有一种结果便是鬼脸人不躲闪,他扑倒鬼脸人,两人扭打,这样肖奉国也有时间站起来,前面的人也会回援,只是需要求神拜佛,希望自己不要被鬼脸人秒杀,能有时间等大家合围让自己脱困。   现在的情况显然是后者…   鬼脸人和严昱扭打成一团,肖奉国迅速站起身来,把火把交到赶上来的官云衣手中,然后准备联合钟义施以援手,可是甬道狭窄,鬼脸人和严昱打斗翻滚的速度又太快,他们不知道怎么加入战团,生怕一不小心误伤了严昱。   火光的映衬下,甬道内人影攒动。   鬼脸人一把掐向严昱的脖子,众人心中都是一凛,鬼脸人的手劲大家都见识过,要扭断严昱的脖子那简直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   严昱用双手硬生生卡住鬼脸人的手掌,不让他掐实自己的脖子,他双手用力,倒也不输鬼脸人单手的力道,只是这时,鬼脸人突然用空出的右手撮手成刀,向他的太阳穴砍去。   肖奉国和钟义这时候不出击更待何时!两人从侧面抢上,想要逼退鬼脸人帮严昱摆脱控制。却没想到鬼脸人完全没有躲闪的意思,手掌方向不变,直落向严昱的脑袋,大有同归于尽的架势。   “不要!”   “住手!”   “啊!”   一时间,甬道里呼喊声四起,严昱命悬一线。   “轰!”说时迟那时快,三支火把竟然在同一时间火焰暴燃起来,而甬道墙壁上原本杂乱成一团的人影中,突然暴起一团巨大的黑影,虽是稍纵即逝,气势却极为嚣盛,看得众人都是一惊。   回过神来再看严昱和鬼脸人,形势竟然已在瞬间逆转,严昱一手卡住鬼脸人掐自己脖子的大手,另一手硬接了鬼脸人打向自己太阳穴的手刀。接着双手同时用力,鬼脸人竟然被严昱硬生生掰展了双臂,继而被严昱一脚踢在膝弯处,然后瞬间被掀翻在地,双手也被死死制住。   肖奉国哪还敢有半分停留,迅速冲上去帮严昱压住鬼脸人,钟义这时也反应过来了,忙掏出绳索冲了过去,一番手忙脚乱之后,把鬼脸人捆成了一个大粽子。   那鬼脸人像是脱了力一般,竟瘫软着任由他们捆绑,一动也不动,要不是看他不住口地喘息着,都会以为他死了。   “魂祭…上千年的古老魂祭…”黄士季喃喃地说道,大家这才看到,一边的黄士季不知道什么时候掏出了他的双层罗盘,此时,他正用那罗盘对着严昱,双眼瞪得滚圆,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什么?”韩星看了看黄士季,又看了看严昱,“什么东西?”   黄士季没有搭理韩星,眼睛还直勾勾地盯着严昱。   “什么东西?”胆子看上去挺大的官云衣似乎也被黄士季吓到了,声音竟然有些微颤抖,“鬼…上身么…”   钟义整个快哭出来了,他本来还在帮助肖奉国捆鬼脸人,这个时候却觉得身边的严昱比鬼脸人恐怖一百倍。   黄士季死死盯住严昱,严昱却像无事人一样,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   “那是什么?”官云衣再次问道。   黄士季摇头不语,然后任凭大家怎么问,他也不再说话,只是一味地摇头,然后用敬肃的目光看着严昱,或者说,他看的不是严昱,不仅仅是严昱…   “得得得,不说拉倒,装什么神秘!”韩星往边上一坐,“先谈谈实在的,这家伙怎么处理?”他指了指被捆得结结实实的鬼脸人。   “这还能怎么处理,带着呗…”钟义嘀咕道,眼睛还不住往严昱那边瞟。   “带着?”韩星说道,“这任重道远的,怎么带?带着他就跟带着个定时炸弹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把大家害死。”   “那直接把他扔在这?”钟义道。   “扔在这?要是他挣开了绳索,一路追着我们,下一次可没那么幸运!”韩星抬高了声音。   “那…你想怎么弄?不会是要把他杀了吧?”钟义再一抖。   “那是你说的,我可没说。”韩星道。   严昱站起身来,走到鬼脸人面前,鬼脸人看着他,目光中竟也带着些敬畏。   “我不知道你是真听不懂还是装听不懂。”严昱一把抓住鬼脸人的衣领,“我也不知道你到底在守护什么,但是我会继续走下去,你阻止不了我。你也很清楚,还有其他的人在觊觎这里的一切,被我发现了总比被他们发现了强。如果你能说话,直截了当把这里面的秘密告诉我最好,可惜你说不了,那只能我自己去找了。我救过你,你欠我一条命。你再来袭击我,我就让你把欠我的命还回来了。”说罢,他把鬼脸人推到地上。   他的声音严肃阴冷,一点不像是在开玩笑。   钟义哆哆嗦嗦地问道:“昱哥…你不会…不会真的被…上身了吧…”   严昱朝他笑了笑。   钟义长舒了一口气,差一点就泪流满面了:“吓死我了,那…那你干嘛这样说话…你真要杀了他么…”   “那得看他还袭不袭击我们,如果他再来袭击我,我就先下手为强杀了他啊。”严昱淡淡说道。   程卿没说话,她就那样一直站在一边冷冷地看着严昱。   韩星其实很想吐槽两句,但是严昱刚才跟鬼脸人说话的那个阴狠表情实在让他看得有些不寒而栗,他提着火把独自朝前走去:“我去前面看看。”   “就这样,你理解最好,不理解也没办法。”严昱的阴暗面似乎来得快,去得也快。这会儿,他似乎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样,他俯下身子,拍了拍鬼脸人的肩膀,把他拉了起来,“委屈你和我们一起走一遭了。”接着又对大家说道,“走吧,保持队形,我和老肖在后面看着。”   “走吧。”黄士季最先行动,路过官云衣的时候,看到官云衣脸上尤有疑色,便轻声说了句,“走吧,更让人吃惊的可能还在后面。”   “为什么这样说?”官云衣不解,跟在黄士季后面,轻声问道,“为什么这样说?还会发生什么?”   黄士季没有回答,转身快步向韩星追去。   “喂!”官云衣也追了过去。   剩下的人也依次上了路,严昱拉着鬼脸人走在程卿和钟义的后面,肖奉国仍然和之前一样手持火把断后。   鬼脸人这会变得很顺从,也不挣扎也不闹,乖乖地跟在严昱旁边,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   甬道很快就走到了尽头,再往前,是一条横向带弧度的深沟,两头都看不到通往何处。沟很深,两位女士下去颇费了些功夫。   “这是该往左走还是该往右走啊?”打头的韩星回头问黄士季。   黄士季则是看向程卿,想听听她的意见,程卿则是看了一眼被五花大绑的鬼脸人,大家心照不宣,知道程卿是想看鬼脸人的反应来决定走哪边。   但是鬼脸人却貌似不太合作,他一副蔫了吧唧的样子,眼皮都不抬一下,似乎一点都不关心他们走哪边。他就那样静静地低着头站在严昱边上。   “后面好像来人了...”这个节骨眼上,断后的肖奉国赶了上来,又给大家带来一个坏消息。   “是罗亚他们么?”官云衣问道。   肖奉国从甬道连跨带跳地几步就下到了坑里,对严昱说道:“后面有人来了,我们这有明火,目标很显眼,只怕不一会儿他们就能追上来了。”   “他们怎么这么快到这里?!”黄士季有些意外,显然他没估算到罗亚他们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这里。   “要不把火熄了,我们先埋伏起来?”韩星提议道,“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不过随即又有些泄气,“可是他们有武器有装备,我们不一定能打得过!飞龙那个小人!”韩星一想到飞龙还是一肚子气。   “千万别动手。”黄士季说道,“遭遇了也先不要动手,有我和程小姐在,我想他们不至于下狠手,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便是,但是一旦动起手来,那就真是撕破脸面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不至于下狠手?飞龙都打死了好几个人!你是没看到他们有多丧心病狂!罗亚连谭守和你师兄都不放过!你还指望他会和我们井水不犯河水?!”韩星忿忿说道。   “到底往哪边走,快点指个道吧,追兵分分钟就到眼前了,不想遭遇就先找个地方躲躲吧各位大哥。”钟义也隐约听到远处传来些声响,赶紧示意大家先选路要紧。   “依我看这个弧度,八成是个大圆圈,走哪边都能相遇。”严昱随心所欲地散播着负能量。   “两边都不见动静。”黄士季低头看了看罗盘,“朝右吧!”他下了决心,见大家都不反对,便一马当先朝右边跑去,其他人紧随其后。结果跑了没到10分钟,路就没了。   “死路?”韩星冲到前面拿着火把照了半天,“晦气!真的是死路!”他一脸埋怨地看着黄士季。   “怎么办?”钟义问道,这个时候,他们清晰地听到远处传来的声响,想来,应该是罗亚那伙人走出了甬道下深沟了,“咱们现在…往回走么?还来得及么?”   “这下子好了,咱们从领先变成落后了!”韩星气鼓鼓地说道,再看黄士季一眼。   “落后有落后的好处,前面紫微垣里还不知道有什么机关暗器,现在有人替你趟雷你还不乐意?送死还要争第一么。”严昱笑了笑。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抱着这样的态度还不如不去!等他们先一步到了紫微垣里,把重要的东西扫荡一空之后,你再进去什么都没有了!安全?安全有个屁用!”韩星一拳砸在沟壁上。   “小声点,这是个回路,声音传得远,尽量别说话。”官云衣压低声音告诫道。   “那怎么办现在?”钟义压低嗓子再一次问道,“现在往回走么?”   “往回走吧,动作快点。”韩星说道,然后没等大家表态就自己往回走了。   “熄两个火把,留一个就好。”程卿沉声说道,严昱和肖奉国依言把手里的火把熄了。大家跟在韩星后面,尽量把动静降到最低。   可是,该来的总会来的…   走出不到1公里,刚拐了个小弯,就看到了对面大片的手电光,直刷刷地射了过来。   “这运气,真应该去买张彩票。”严昱朝肖奉国笑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