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想长居你心上 > 第八十九章 有些离开不需要再见

第八十九章 有些离开不需要再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叶心怡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毕竟在淮城这样的画展确实是属于小型的,而且知道的人也不是很多,算是第一场了。
  可是就算是这样,她一个小秘书,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因为小众,就随便应付?
  她的心里有那么点不舒服,来源于蒂娜的态度。
  叶心怡微微一笑,没有把情绪表现在脸上,说道:“是啊,只是小众的画展,不值得什么宣传,你说的没错。”
  蒂娜也给她回应了一个微笑没说话。
  “不过我大概清楚了一点。”叶心怡没有立刻离开,接着说。
  “嗯?”蒂娜不明白。
  “听说你在集团那边一直都是秘书的职位,如今调到了言必行,还是一样的岗位,就没找到原因吗?”
  蒂娜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看到她这样的表情,叶心怡知道自己戳中了她的痛点。
  她进入公司的时候只是一个小文员,每三年都有一次升职机会,也是三年前她升到了总秘书的职位。
  可是之后,公司提拔的人员名单里就再也没出现过她的名字。
  以为调到了言必行,会有展露身手的机会,然而工作还是和从前一样。
  蒂娜自认为在工作上没有人比她敬业,而且从来不会出错,为什么就始终停留在这个岗位?她想不明白。
  别人不在意的事情她很在意,偏偏还被叶心怡说中了。
  没有多言,让她先忙工作,从里面出来。
  胸口仿佛堵着一口气,闷在那里出不来。
  贺言还在办公室,隐约听到了里面传出来的争论声,好像聊的并不愉快。
  叶心怡走到窗前打开窗户吹风。
  片刻后,贺言也出来了,阴沉着脸似乎是要发火的边缘。
  他直接朝着叶心怡这边走过来,将窗户开的更大了一些,口袋摸出一根烟点上。
  “很严重的事?”叶心怡试探的问。
  贺言点点头,默默的抽烟没说话。
  在工作上,她不知道说什么去缓解他的情绪,伸出手握住了他的。
  烟抽了一半,田宇就过来了,拿着一份文件交给他。
  贺言看了两眼,吩咐道:“叫律师过来。”
  说着,手中的烟在旁边掐灭,走了两步又看到后面的叶心怡,说:“你们先回去吧。”
  她们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也是浪费时间。
  这一次,叶心怡没有推辞,叫上贺君君准备离开。
  两人刚走到电梯口等电梯,蒂娜抱着一大摞的文件从她们后面经过。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从里面掉了一张纸出来飞落在叶心怡的脚下。
  她转头去看了蒂娜一眼,她似乎没有察觉到。
  这才从地上捡起来,反过来一看,是她的画展宣传内容。
  是手写稿,字迹刚劲有力,有些潦草,不过还是能看得出一些内容。
  贺君君放下手机凑过来看了一眼,说:“这不是我舅舅写的么?”
  “你怎么知道?”
  电梯已经到达楼层,两人进去后,贺君君随口说:“老别墅那边的书房里有很多舅舅写的东西,一些文件啊之类的,而且以前我高中,签字什么的都是舅舅签的,他的字迹我最熟悉了。”
  原来是这样……
  叶心怡看着手中的那些笔迹,看来贺言还是放在心上的。
  既然是蒂娜掉出来的,那么就是她负责的了。
  反正画展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这内容也作废了。
  叶心怡还从来没见过贺言写的字,正好收着回去好好看看。
  *
  先送贺君君回了老别墅后,叶心怡没有在那里留宿直接回了江南一品。
  张婶接到电话知道他们回来了,特意留了晚餐。
  叶心怡简单的吃了两口,就拿着纸去了楼上的书房。
  折好的纸展开放在灯光下,仔细的看着他的字迹,果然和他的人一样,有锋芒有收敛。
  从旁边的架子上拿了一张白纸,盖在上面准备描绘一下。
  然而a4纸张有点厚,没有办法印出痕迹。
  拿了一只已经写不出来的笔照着上面描绘。
  刚写了几个字发现有点不对劲,将纸拿起来对着台灯的光影看,发现在原本的字迹上面还有一层铅笔印。
  又反过来看,后面已经有了深深的痕迹,应该是被人描绘过了。
  叶心怡的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蒂娜。
  毕竟这个是从她那边掉出来的,除了她应该没有别人。
  这样的小心思……不应该是一个小秘书做得出来的。
  至于什么原因,不用多说也能想到。
  叶心怡忽然笑了,这个蒂娜,还真的不一般呢。
  重新把纸折叠好放进口袋,下楼洗漱。
  她等到了十一点左右,才听到外面的开门声,从床上起来出去。
  贺言在换鞋,听到脚步声朝着她看过去,“还没休息?”
  “在等你。”
  叶心怡帮他拿了外套,看他满脸疲惫的样子有些心疼,“还没解决完?”
  “老杜这次是有准备的,有点棘手。”
  说着话,口袋的手机又响了,贺言拿着手机去了楼上的书房。
  叶心怡握着外套站在那,想了想,还是决定给他泡壶茶过去。
  楼梯上去距离书房还有一段距离,就听到贺言带着怒意的声音。
  “必须压下去!让律师起草合同,还有之前调查杜氏公司的资料现在发给我!”
  叶心怡犹豫了会儿才敲了敲门进去。
  “喝点茶消消火。”给他倒了一杯放在电脑旁。
  台灯的光照在贺言拿张阴沉的脸上,怒意并没有消散。
  他没吭声,一直在抽烟。
  见状,她也不好在这打扰,默默的回了房间。
  这一晚,贺言好像是一夜没睡。
  等早晨起来的时候,没有在客厅和书房见到人。
  张婶指了指外面,叶心怡看到难得穿着运动装的贺言绕着前面的那条路在跑步,一圈又一圈……
  可能是因为压力太大需要缓解吧。
  帮着张婶准备早餐,快到八点的时候,贺言回来了。
  满头大汗的喘着气,叶心怡递了毛巾给他。
  他擦了一把头上的汗就去洗手间冲澡了。
  早饭也是匆匆忙忙的吃完就走了,叶心怡送他到门口,心里有种感觉,迎接贺言的将是一场恶战。
  虽然没有和杜成文交过手,不过上次的那通电话来看,不是一个善茬。
  她只希望,能够好好的摆平,不要影响了贺言好不容易拿下的东郊项目。
  *
  画廊。
  叶心怡到店里的时候,乔治已经在了,两人见了面热情的拥抱。
  “游轮好玩吗?”乔治面带笑容的问。
  那天离开的时候,乔治是知道的,不过他当时有事没能一起过去。
  “还不错,可惜临时有事昨晚就回来了。”
  说起来,叶心怡还是觉得有点可惜的,如果没有公司的事情,可能还会多逗留一个星期也说不准。
  “没关系,以后肯定还有机会的。”
  乔治说着,从口袋拿出一张银行卡给她,“这两天你不在,我助理已经把画展的资金都分配好了,这是你的。”
  “我的?”叶心怡惊讶,她以为怎么也要有一段时间才能收到钱,竟然这么快。
  看她惊讶的神情,乔治直接把卡塞进她手里,说:“你们家的贺先生介绍来的人都是爽快人,还有余老板和夏丁夏总在场,谁还敢不全款?”
  叶心怡忍不住笑了,幸好这里没有外人,不然那些人听见了肯定会不高兴。
  “这里有多少?”
  “六十万。”
  “什么!”叶心怡惊叹的喊出声来,“怎么会这么多?你呢?”
  她记得自己卖出去的画也没有多少啊,反而乔治的比她可观多了。
  乔治笑笑,也没有隐瞒,说道:“这次所有的画折合下来一共是一百万,我拿四成,剩下的都是你的。”
  她一时间说不出来话,看着手里的卡觉得沉甸甸的。
  这里面不是只有她自己的成果,还有乔治的。
  “不行,我不能要这么多。”叶心怡拒绝,她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拿了钱也不会踏实的。
  “傻丫头,这是你应得的啊。”乔治戳了下她的脑门,“要不是你,我也不能那么快的走出过去的阴影,而且你也帮了我不少忙,我以前赚的很多,以后的生活足够了,可是你不同,你还有母亲要照顾啊,用钱的地方很多呢。”
  “我一直坚信一点,哪怕是嫁了人,也不能一味的依附着谁,我想你也是这么认为吧?”
  乔治的一番话说中了她的心声。
  叶心怡确实没想过以后都要靠着贺言生存,她也要有自己的事业,因为这点,她从没有放弃过自己喜欢的事情。
  她的眼眶有些湿润,除了杜宣之外,乔治是最了解她的人。
  “谢谢你师父。”叶心怡抱住了他,如果不是遇到他,也不可能有这一场成功的画展。
  “咱们之间不需要谢谢。”
  乔治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还有,你的毕业报告我也帮你填了,这场画展应该是你最满意的报告了。”
  是啊,叶心怡差点忘了。
  在画展之前,她就跟学校申请了毕业报告的表格,就是想让这场画展完成她最后的学业。
  现在画展算是完美的结束了,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那……这张卡我就收着了。”叶心怡很不好意思的放进口袋。
  “收着吧,在学生中,你也算是个小富婆了。”
  叶心怡抿嘴一笑,好像还真的是。
  从辛苦的存钱到现在突然多了几十万,不是小富婆是什么?
  而且这是她自己努力得到来的,心里也踏实。
  *
  下午,叶心怡去了一趟学校,把毕业报告交给导师,顺便去了一趟精神病院。
  叶菲还是之前的状态,不管她是否能记得叶心怡说过的话,还是陪着她聊了一会儿。
  关关和她说了最近的近况,权子默过来了。
  “好久不见。”
  叶心怡笑笑,“好久不见。”
  “有空聊一聊吗?关于你母亲的。”
  权子默现在是叶菲的主治医生,很多病人的详细情况他是最清楚的。
  两人朝着办公室走去,权子默说:“忘了恭喜你,画展办的很成功。”
  “谢谢。”
  叶心怡想起之前权子默还想赞助自己办画展,结果没有了下文。
  画展那天也没看到他。
  “前段时间出差不在淮城,错过了你的画展,什么时候再办一场我一定到现场。”大概是猜到了她在想什么,权子默解释道。
  “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办。”
  权子默说的轻松,“随时啊,别忘了我手里可是买了你不少的画,只要你想,我可以拿出来,不过要说好了,你办第二场的时候必须是我赞助。”
  叶心怡转头看他,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低头看着脚下没有回应。
  她不是不知道权子默的心思,只是有些事情注定没有办法去回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